卖了“全村的希望”一下科技的“微博病”能治

作者:admin | 分类:前沿科技 | 浏览:185 | 评论:

  先恭喜一下颖宝和冯绍峰同学,小新吃了一天的瓜~嗝~心满意足的吃饱了,然后继续我们今天的话题。

  传了许久的“一直播并入微博”绯闻终于尘埃落定了,据10月14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的消息称,“一直播已经和微博业务合并,一直播团队现已经搬到新浪大厦办公,未来一下科技和微博也会持续进行深度合作。”

  作为一下科技目前最优质的资产,一直播虽然依托微博而生,所有的流量也几乎全来自于微博,但一心想做成中国Youtube的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一直对公司的控制权牢牢握住。

  此前面对新浪的多次收购要约韩坤都断然拒绝,双方一直维持着深度合作的关系。

  一下科技的秒拍、一直播,一直是微博短视频和直播等内容的御用工具,而一下科技也依托微博得以获取巨大的用户流量。

  但随着行业的巨变,抖音快手新星崛起,一下科技的秒拍迅速掉队。业内对于一下科技的质疑声不绝,认为其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没有看清真正的赛道在哪。

  此次将一直播打包卖给微博,究其原因,大抵来源于韩坤多方面的考量:一则直播竞争的巨大压力,一直播的模式和品牌观感已经牢牢打上了微博的印记,一直播几乎不太可能离开微博独立发展,微博是其唯一的选择。

  再者,一下科技已经进行了5轮融资,虽然此前一直有上市的传闻,但是迟迟不见动静。融资寒冬下,恐怕除了微博,一下科技其他的投资者都在寻求退出变现的机会。

  所以,将最优质的一直播卖给微博,也缓解了投资人的财务压力,必定是受到投资人极力赞成的。

  一下科技是个不能和新浪微博分开的名字,反过来却不是如此,所以韩坤一直想牢牢抓住这颗大树。

  在小新此前的文章《微博宠,明星捧的一下科技是如何一步步把好牌打烂的?》中提到过一下科技与新浪微博的爱恨纠葛。

  2012年在酷6网上市之后,韩坤开始第二次创业,成立了一下科技。创业方向依旧是视频,在推出秒拍前,星恒娱乐一下科技先做了一个产品,叫做拍客“,拍客支持用户上传自己的视频内容。

  因为当时有新浪的支持,所以上传量不错,国内的多家主流媒体都陆续开通了拍客账号。而为了牢牢抓住微博这颗大树,当时仅仅只有40人的一下科技派出了10个技术人员给微博做短视频技术支持。

  彼时跟随韩坤创业的虽然人数不多,但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从酷6网出来的技术骨干,能力极强。

  后来在微博CEO王高飞的建议下,韩坤把拍客变成了秒拍,时长更短,便于社交媒体的传播以及用户体验。

  直到2014年一个公益项目“冰桶挑战”的出现。一下科技靠着微博的支持联合黄晓明、任泉、李冰冰等三位明星率先在娱乐圈进行冰桶挑战。

  结果这次挑战通过大量明星接力和媒体的推波助澜,迅速成为当时的社会热点,引起广泛的讨论,热度居高不下。最大的赢家自然当属秒拍,作为当时微博手机客户端内置应用,微博上蔓延的冰桶挑战视频,都清晰的打上了“秒拍”的水印。

  而这也让微博看到了短视频内容的潜力,互相尝到甜头的两家迅速开始深度的绑定合作。

  其实早在2013年,秒拍上线之前,微博就因为“拍客”投了一下科技,此后一下科技的五轮投资,微博都进行了跟投,前后累计对一下科技投资了1.9亿美元。

  据韩坤接受《财经》采访称,实际上不止这个数,新浪集团也投了。从C轮开始,新浪就已成为一下科技外部最大股东。韩坤说,这点他之前一直不说,是因为害怕被站队后,损失业务来源。

  而一下科技从秒拍,到小咖秀,再到一直播,几乎每一款产品都在微博上沉淀自己的社交关系,带来源源不绝的流量。

  这种报团取暖,各取其长处的关系,在商业模式上并没有什么致命缺陷。但是短视频和直播都同属于内容产品,微博中心化娱乐营销平台的属性在前期的产品推广上优势明显,但在后期的内容沉淀上不占优势。

  经常会有短视频大V吐槽:“最难做的是微博,微博的机制不一样,不投钱就不给流量,好多号都是砸钱砸出来的,个人砸不起。”

  2016年5月,一直播作为新浪微博的一个内置功能出现,用户无需下载应用程序就可以一键直播。借助微博,一直播月活用户曾一度冲到竞争激烈的行业榜首,并遥遥领先。此后一直播一直是微博在直播领域的唯一战略合作伙伴。

  在一直播上线时,国内的直播行业已经进入了千播大战,如果不是背靠微博这棵大树,一直播无疑将深陷烧钱竞争的泥沼中不能自拔。

  而微博选择与一直播进行深度合作的原因,无外乎是直播这种新兴的内容形式微博是一定要染指的。再者则是基于微博和一下科技长久以来良好的合作关系。

  所以并没有太多关于关于一直播核心竞争优势的原因,真要说有,可能也就是一直播是量身为微博制造的直播平台,“明星直播”成为一直播身上最为显著的标签,从一直播出生那天起就注定了这是个离不开微博的孩子。也为后续的收购埋下了伏笔。

  其实无论秒拍还是一直播,一下科技对于新浪微博的意义可能更多的恰好是一个表现良好、技术过硬、听话、愿意吃点亏的合作伙伴。因此在微博选择新的内容生态的入场券的时候,恰好一下科技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但对于微博来说,没有一下科技并还有其他选择,比如秒拍虽然上线早,但是并没有在产品力上表现出卓越的领先优势,秒拍能由“拍客”进化成“秒拍”启用短视频的产品模式还是听从了现任微博CEO王高飞的建议。而即便没有秒拍,彼时与微博合作同样密切的美拍在产品上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直播的选择就更多了,没有一直播,想要入场直播的微博无论是自己做还是寻求别家合作都非难事。

  在微博二次崛起的过程中,虽然少不了一下科技的各个产品对于微博的贡献,但是微博的方向一直是明晰的。与一下科技的合作不过是其中一个计划好的节点。

  短视频和直播在向三四线城市下沉和挖掘网红与粉丝经济两项战略中都是必不可少的串联工具,这两张入场券无论有没有一下科技微博都是要拿到的。

  但韩坤确实让微博感受到了自己的诚意,一直紧紧贴着微博的步伐开展业务,甚至在微博没有视听牌照时,把手中一家拥有视听牌照的公司酷燃给了微博,协助微博做更大的视频生态。

  2017年10月31日,酷燃在微博上线后,视频的标识从过去的秒拍变成了酷燃。这其实是个非常冒险的举动,万一微博心意改变,要用自己的酷燃代替秒拍,就将动摇一下科技的根本。

  长期的大树底下乘凉,让一下科技患了微博病,并且错过了已经最佳的治疗时机。

  2018年3月,数据显示秒拍来自微博的用户规模为1.59亿,而来自秒拍App的用户规模仅为1619万。也就是说,秒拍从新浪微博处所获得的流量是秒拍App的十倍。

  一直播在则诞生伊始,就借助微博的明星关系牢牢地刻上了“明星直播”的标签。

  2016年,王俊凯17岁生日会用一直播进行直播时吸引了4700多万用户围观,2017时尚芭莎明星慈善夜用一直播创下了单场直播出镜明星最多、单场直播累计观看量最快破亿的纪录。

  明星想借直播这种新兴的内容形式扩充影响力,继续抢占粉丝流量,一直播自然也想借助明星的噱头吸引来巨大的流量。

  含着钻石汤匙长大的一直播,在一开始的想法是:解决了直播平台没有明星,明星没有适合的直播平台的问题。

  但问题在于,现阶段的直播行业生态,在本质上根本就不适合明星进行长期直播,偶尔直播一下固然能够吸引关注,但直播需要输出内容,和专职的主播相比,明星根本不具备在直播平台持续输出优质内容的能力和精力,明星的直播内容具有周期性。

  即便有一些像王俊凯一样的当红明星什么都不做,只靠刷脸就能够吸引无数关注,但是也只能充当直播平台偶尔的调味剂,直播平台持续发展的主食应该是能够进行持续内容输出者,是明星主播,是网红。

  而过度依赖明星的一直播却始终没有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甚至企图把明星直播常态化,这基本是要把一个伪命题进行到底。

  再看秒拍,秒拍的崛起也源于明星的带动,但出身于搜狐新闻的韩坤一直把秒拍定位于一个新闻媒体类的PGC产品,而并非UGC。

  这就导致了在这样的定位下,秒拍的用户和明星带来的受众不符。而喜欢看明星的用户在下载了秒拍之后,却发现秒拍的内容也根本就不合自己的口味。

  在这样不对等的情况下,明星的效应事倍功半,秒拍也始终未能使所有的资源形成合力,踏对步子,反而在无限纠结中缓慢前行,甚至屡屡出现“色情内容”和整改,最终导致了被无限期下架。

  一下科技的病,说到底是还是长期背靠微博的资源染上的明星病,但是微博作为一个中心化平台,明星资源是其赖以生存的根基,平移到短视频和直播却很难形成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信看现在这两个行业的领头羊,抖音和斗鱼都是靠着网红,草根主播在内容沉淀上做到了极致。

  没了一直播,一下科技没了业务矩阵中最大的明星,但这颗明星的光辉始终是靠微博打造出来的。

  从酷6到一下科技,韩坤打造中国Youtube的愿望不知道合适还能实现,其实去年初一下科技已经敲定上市承销商,计划2017年上市。彼时一下科技刚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公司估值在30-50亿美金之间。

上一篇:新型科技产品短视频沉浮:一下科技起大早赶晚     下一篇:幸福是赵丽颖的 失落是一下科技的 风眼前线

网名:baidu | 百度

姓名:百度

籍贯:湖南省-岳阳市

现居:北京市—海淀区

职业:网站建设、网站制作

副业:吃饭、睡觉、打豆豆

喜欢的书:《福尔摩斯》《论语》

喜欢的音乐:《十年》《孤独啊》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
电话营销、网络营销、互联网营销

互联网营销维码